【苏恭】暮归

第三十一章


那风从茅屋并不严密的缝隙中灌进来使人便体生寒,老渔夫皱眉纠结了一会儿叹着气摇了摇头。


“少侠,老夫去煮完粥来。”老渔夫捶着腰就要走。


屠苏坐在床畔只一点头,老渔夫望了望床上毫无血色的青年并无转醒的迹象,又看了看屠苏沉默的神色,深知再多问也无用,这才从屋子里慢慢出去了。


待老人家的脚步声远去屠苏才松开床畔握着的手。


“人已经走了。”少侠淡声道。


床上的人呼吸均匀,听闻此言才慢悠悠“转醒”,他坐起身露出了一如往日般和煦的笑,凡人体质到底不同往日而语,额间冰凉,他竟是有些低烧。...


【苏恭/靖苏】暮归

第三十章


屠苏用灵力止住怀中人与自己伤口处的流血,两指并击便以灵法轻拂净两人面上沾染的血迹,正欲再次打横抱抱起,四面八方忽然飞出数十个蒙面的黑衣人团团围住了他,这些人的眼神各个都如死灰一般寂静,唯有手中白刃在夜中寒芒毕露,屠苏不得不停下脚步应付这些人。


“把他交出来。”为首的一个黑衣人喑哑道。


他们的视线交替落在欧阳少恭身上,分不清与他是敌是友。


杀人不过头点地,但屠苏并不想杀人,所以他换成一手揽住欧阳少恭肩头的姿势,目光平视那说话的黑衣人。


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


黑衣人眼神一凛:“你不交,这里的...

【苏恭/靖苏】暮归

“倘若你不肯死,又为什么而活?”


第二十九章


       暖黄的日头在海平线落下,蔚蓝的天渐渐被墨色晕染开,只余清凉的海风裹挟着海浪的湿气拂过少年人漆黑的发丝。沙滩上的巨岩下,屠苏抱臂半倚在焚寂剑上,屈膝而坐,目光平静地眺望着漫无边际的深色大海。


       或许...

“不要认为人类都是不可分割的个体,不要坚信每个人都有自由意志,能决定什么是好,什么是美,什么是生命的意义。从以前到现在,人类都是自主实体,由叙事自我叙写的故事所操纵。”

【靖苏/苏恭】暮归

第二十八章


慕容炽手中的茶已经换了又换,第六杯茶水侍女呈上来时慕容炽再也坐不住了。


“齐王你是不是在耍本宫?”任是谁都经不起太子殿下这样的怒火,好在眼前只有齐王一人走不得,他更是早就习惯了面对慕容炽时常的怒火,无论发火是不是对着自己,太子殿下不管怎么说还是得罪不得。


“臣弟不敢啊,方才下人来报苏先生他...他..”“他什么?”齐王躬身露出了惊惧的神色,“他被三姐的人接走了。”       


    “放肆!”慕容炽大喝一声一把拽住齐王,“好啊六弟,你竟敢串通永嘉,本宫看你的清闲王爷是做的不耐烦了...

“到头来,我们奉为神圣的“自由”就像“灵魂”一样,只是个空虚的词语,只存在人类发明的想象故事中。”

“于是,可能只是为了赚更多的钱或是保护国家利益,就让我们掀起无边战火。公司、货币和国家,都只存在于我们的想象之中,是人类发明了这些概念好让它们为人类服务;为什么最后反而是人类为这些概念服务,甚至牺牲生命呢?”


       ————《未来简史》


突然陷入沉思…… ​​​

摘纪录:

我们自古以来,就有埋头苦干的人,有拼命硬干的人,有为民请命的人,有舍身求法的人......虽是为帝王将相作家谱的所谓‘正史’,也往往掩不住他们的光耀,这就是中国的脊梁。
——鲁迅


感谢推荐

【傅叶】长夜

《囚鸟》·第二章


阳光有些刺目,待景明从地上颤颤巍巍地爬起,那青年收起剑给了他一个安抚的笑容。


这世上的黑衣都适合隐匿于黑暗中,带着孤高决绝的气息独来独往,没有心的人和嗜血的人通常会喜欢穿那样一身黑行走在黑夜里,他们绝大多数都不为世人所知,因此世上也往往有许多人不知自己为何而死。


但景明发现,眼前的这位青年是个例外,他虽然身着劲装黑衣,但整个人却无半分泠冽无情的气息,墨发及腰,白净的脸上还挂着令人百看不厌的舒适笑容,教人无论如何也生不出怠慢恐惧之心来,包括他的手中剑也是如此的平平无奇,剑气伤人剑却不杀人。...

从小说中努力找感觉。

© 好好的人设说崩就崩 | Powered by LOFTER